→ 你當前位置:返回首頁 >>美麗傳說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        知縣祭滿通仙井
 

話說那個高久住奉旨在武夷四曲溪畔修建了御茶園,挖了通仙井,為了要茶農聽他的擺布。他又在通仙井旁筑起一個高五尺、方一丈三尺的高臺,稱為“喊山臺”。山上還建造了喊山寺,供奉茶神。每年驚蟄之日,崇安知縣便帶著一幫大小官吏及役卒上喊山寺,祭祀茶神。喊山寺正殿神龕前擺著6張八仙桌,桌上豬頭、牛頭、羊頭、水果等一應祭品俱全。紅燭高燒,檀香繚繞,莊嚴肅穆。喊山臺前,大小官吏及附近數百茶農分行肅立,鴉雀無聲。看看時辰已到,喊山寺方丈端來清泉,知縣洗臉洗手,整肅衣冠,偕御茶園官吏數人登上喊山臺致祭。知縣致祭文:惟神,默運化機,地鐘和氣,物產靈芽,先春特異,石乳流香,龍團佳味,貢于天下,萬年無替!資爾神功,用申當祭。”祭畢,役卒鳴金擊鼓,爆竹齊響,茶農齊聲高呼“茶發芽!茶發芽!”聲徹山谷,回音不絕。在回蕩嘹亮的喊山聲中。原來干涸的通仙井里,甘泉便汩汩地往上冒,祭喊完畢,井水漸漸滿起。因此,茶農們又把通仙井的井水稱作“呼來泉”。

喊山,拉開了開山制茶的序幕。下面敘述一下開山采茶的通例。喊山過后45天便是谷雨,各茶廠相繼開始采制春茶。開山的第一天,還得舉行一個開山儀式。那天全廠茶工天色微明即起,嗽洗完畢,廠主在供奉的茶神面前,燃燭燒香,頂禮膜拜。全廠茶工肅然無聲,站著吃完飯后,由領山師引路,在禮炮聲中列隊上山。途中茶工不能說話,也不能回頭看,到達茶園后,領山師以手指示各茶工開采。一個時辰后,廠主至茶園分煙給采茶工,然后即可稍許休息抽煙,始可說話。此時朝霧初散,春和日暖,茶歌應和,整個茶園充滿了生機活力。

現在回頭再說御茶園一帶地方,原來產茶就不多,值錢的好茶,每年就是那么1000多斤。建御茶園的第二年,高久住勒索貢茶360斤,制“龍團”5000餅,第三年猛增到990斤。茶農一聽,群情激憤。有的說:“我一天到晚,起早貪黑,采制的茶葉,還不夠繳納貢茶呢!”有的說:“這是什么世道啊,茶都被狗官要走,我們還怎么活呀!”賴思安對大家說:“看來我們這個地方,也不是久留之地,大家要趁早拿個主意!”

那一年春季雨水太多,陰雨連綿,加上茶農沒有心思去管理,茶葉長勢不盛。過了谷雨還沒有開始采摘,茶園冷冷清清的。高久住聽到這個消息,便從邵武帶著兵丁來到武夷山監督制茶。

官兵與土匪,在茶農眼里并沒有什么區別。官兵所到之處奸淫燒殺,無惡不作。茶農稍有不滿,拳打腳踢一頓,還要送崇安縣衙關押拷打,比土匪更厲害。茶農叫天不應,喚地不靈,提心吊膽,惶惶不可終日。

高久住帶著兵丁進了武夷山,賴思安就帶著一批青壯年躲進了深山。官兵一到,有的婦女被糟踏了,有的茶農無辜被抓去關押拷打,大家聽了,個個咬牙切齒,恨不得同官兵拼了。賴思安帶人上山,同官兵對抗,激怒了高久住,他便命令崇安縣令到處張貼布告懸賞捉拿賴思安,并派兵把賴思安的妻子女兒抓起來當人質,幾個畜牲不如的官兵還乘機奸污了小蘭。小蘭不堪忍受污辱,懸梁自盡。噩耗傳來,賴思安把肺都氣炸了,他把桌子一拍,吼道:“這是什么世道,反正活不下去了,跟他們拼了!”

那時候,武夷山的茶農,哪個沒仇,誰個無恨?大家見賴思安拿起扁擔、柴刀往外奔,也爭先恐后,抄起家伙,趁著天黑,摸下了山。

這天晚上,正巧崇安知縣在迎嘉亭設宴款待高久住。一個是拍馬溜須,一個是得意忘形。觥籌交錯,一杯又一杯,個個喝得爛醉如泥,賴思安一伙人乘其不備徑取迎嘉亭。眾人一擁而上,砍了幾個貪官的狗頭,幾個兵丁試圖抵抗,也當場斃命。賴思安等人一不作二不休,放了一把大火,把個御茶園燒個精光,而后帶領眾茶農,扶老攜幼,連夜回到山上。

從此,四曲溪南岸的這片茶園就成了一片廢墟。直到現在,人們還習慣地把這里叫做“御茶園”。

 

上一頁  下一頁

返回首頁 | 關于國旅  | 聯系我們 | 公司榮譽 | 網上預訂 | 交通指南

©2000-2008 版權所有 武夷山中國國際旅行社 www.holiday-squarewall.com 版權所有
公司地址:武夷山國家旅游度假區三姑街國旅大樓   郵編:354302
欧美在线香蕉在线视频